— 凝雨晞_Rainsey —

【PJO/原创女主】A Bookstore Called Heaven

♢首发贴吧 id@🌈凝雨晞-



第三章


-

   朱庇特营从来不缺怪胎,安东尼娅·安德森便是其中之一。她是密涅瓦的女儿,又有希腊人的血统,营地里关于她的流言可以说是满天飞。安东尼娅对别人的看法倒是不在乎,但是他们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让她反感到了极致。因此,她常常窝在第五步兵队营房角落里那张巨大的绘图桌上。营地给她指派了设计攻城战堡垒的任务,她在绘图桌的抽屉里养了一只小鹦鹉,它每天的活动就是在安东尼娅的绘图纸之间蹦来蹦去,或者歪着头看她阅读拉丁文古籍,让她的生活不至于太无聊。


   这种混混点,睡睡觉,赶赶稿的日子一直平淡无奇地向前进行着,直到她遇见了埃莉诺·劳伦。


   那是一个春天的下午,是经过一个阴暗寒冷的冬天之后难得的阳光明媚的日子。安东尼娅正走在通往指挥部的路上,她不屑于那些流言蜚语,也不想刻意躲着别人走,让这些无聊的传闻影响到她的正常生活。不过今天有些意外,所有的营员都望着一个方向互相窃窃私语,比起对密涅瓦的女儿行注目礼,刚刚发生的斗殴事件似乎更有意思。


  平时安静的指挥部里今天吵吵嚷嚷的。执政官的桌子旁边呼啦啦围了一大群人,安东尼娅在人群外面伸长脖子往里看,被推到桌子最前面的似乎是个女孩。赭色头发紫色眼睛,头发因为刚打过架松松垮垮,脸上还有道正在往外渗血的伤口。即便如此,她的下巴仍旧扬得高高的,安东尼娅能看到她的眼里闪着泪光。


   两个营员边说着边往外走,几句断断续续的话飘进安东尼娅耳中。


   “埃莉诺……埃莉诺……她怎么又打架?这小姑娘究竟是怎么混到第三步兵队来的?”

   “玛尔斯的孩子嘛,好战也正常……不过……这次她跟别人打起来……好像是因为她母亲。”

   “……诶,这个我不清楚,她母亲……”

   “她母亲啊……”那人抬头正好瞥见安东尼娅,于是便对她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喏,大概就跟那位差不多。”


   正因为如此,安东尼娅觉得她做出这个决定是出于本能。


  “交个朋友?”她望着女孩迟疑的眼神,补了句,“放心,不是因为想让你帮我打架。”


   从此以后安东尼娅·安德森和埃莉诺·劳伦的名字就被放在了一起,没有任何人对此发表异议——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她们。被人群冷落的人通常在角落里抱团取暖,营员们对此见怪不怪。


   安东尼娅是个逃训练专业户,埃莉诺也不例外——有她在的地方最后都会演变成聚众斗殴,一般都是一个营员叭叭了一句她的身世或者对她眼睛的颜色发表异议,最后的结局永远都是她被扭送到执政官那儿。在每一个有训练的早上,她们会挤在那张绘图桌旁,安东尼娅在画设计稿,埃莉诺的大多数时间则是在试图教小鹦鹉表演杂技。偶尔安东尼娅画完稿之后还剩下一点儿时间,她会把埃莉诺脑子里的武器构想画出来,让她拿着图纸去铁匠房央求伏尔甘的孩子们做出样品,再拿到练武场去练练手。


   如果下午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她们会在营地里游荡上好几个小时。安东尼娅几乎认识营地里所有的农牧神,她们会趁他们不注意从他们的帽子里偷走硬币,再去咖啡店买刚出炉的热腾腾的松饼。营房的外边有棵树,埃莉诺会爬树,不一会儿安东尼娅也学会了。她们整小时整小时地坐在树上,看着阳光在树叶的缝隙里移动,把松饼掰成小块喂给四周飞来飞去的麻雀。那时安东尼娅的一头金发还没染成紫色,埃莉诺常常笑着抱怨她的头发过于扎眼,路过的人一抬头就能看到。


   如果不是南希·卡罗尔,她们大概会一直这样快乐下去。这位南希是维纳斯的女儿,以传八卦为乐,很不妙的是,她瞧上了安东尼娅和埃莉诺。谣言开始在营地里像野火一样疯传,说安东尼娅是希腊人的间谍,她俩正策划谋反——这实在是荒谬极了,可仍然有不少人相信,且越传越恐怖,越传越荒唐。埃莉诺开始有点受不了这些人了。


  “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再和这些喜欢传闲话的呆子多待上一秒了。”一天下午她们坐在树上的时候,她气哼哼地对安东尼娅说。


-tbc-


评论(2)
热度(2)